有一天南部出差,我到一个朋友家里做客,他们夫妇和我晚上一起吃饭,他开了一瓶陈年高梁,大家你一杯我一杯喝着,我朋友在一家大公司里做事,平时非常的忙,所以他老婆就干脆在家做了全职主妇。呵呵,顺便说一下,他太太很漂亮,可能是保养的比较好吧,而且平日也不常出门,皮肤白皙而且人极温柔,在我和老婆做ài的时候,会经常性幻想到朋友的老婆在床上娇喘的样子!这样总是能使我加倍的兴奋。

    第二天我不用开会,加上很久没有聚会了,大家都聊得很尽兴,吃饭的时候,朋友大声说着以前大学里的种种趣事,拼命地把记忆中的陈年往事拿出来当作笑谈,同时开怀畅饮,不一会就有了几分醉意。我斜眼看了一眼朋友的老婆,发现朋友的老婆虽然已经三十二岁,但风韵却是十分的撩人,非凡是喝了酒以后,衣服领也松开了,露出半个白皙丰满的胸部,依稀可分辨出暗红色的乳头坚挺着,不时还会随着笑声颤抖,原来朋友老婆没有戴胸罩。

    妈的,我以前总是幻想着她意淫,今天看到了这样的活春宫,加上酒精的作用,下体一下子澎涨起来,我心理想着「全职主妇天天没有事做就看色情片和漫画书,然后等老公回家就急不可待的坐上去疯狂,不知朋友老婆是不是这样;靠!这小子可真有点艳福啊!」我不尽感叹着。

    想想自己的老婆,虽然也是有几分姿色,但她天天都要上班,下班后累得不行,我想要的时候,她都是应付一下就睡了,搞得我经常欲求不满只有自慰,唉,认命吧,想到这里,我又回头看看我朋友,这头猪大概没有发现我的心思,还在那一劲地说笑话,劝酒,于是我就继续和他喝了起来,我自认为平时的酒量还是可以,但这次似乎还没有喝到量就有点晕头转向,头重脚轻,昏昏欲睡,看看表,时间也不早了,而且喝的也不算少了,我就提出要去休息,朋友也没有阻拦,安排我到睡房。

    到了半夜,我忽然有些尿意,为了不继续发出声响,我将房间门轻轻的打开了,出了房门,发现到了另一间卧室门没关,看到朋友的老婆正在熟睡我朋友在客厅睡死了。

    我走进了房间,他老婆似乎听到了脚步的声音,不清不楚的嗲嗲说了一句:

    「快来嘛,急死了」一边说着一边还扭动着雪白的腰臀。由于晚上没有开灯,看来她一定是把我当成她老公了,我也没有说话,心想,别看朋友老婆白天人前那么端庄秀丽的模样,原来,晚上上了床就这样淫荡,就等着我来好好玩吧。想到这儿,我就上了床,面对面,一把就搂住了她的小腰,开始伸手摸她的背部,不摸不知道,朋友老婆的皮肤是这样的细滑,她的小腹部平坦紧绷,紧紧地贴住我的身体,爽啊,我心中不禁暗想,真是如天上仙子,人间尤物。

    我顺着她腰臀间的曲线漫漫地向上摸去,抚到她性感的肩胛骨,和白皙的脖颈,一丝柔顺的长发夹在我手指中缝随着抚摩,更是便她感到即兴奋又痒痒,不禁发出咯咯的笑声,笑的时候,高耸的胸部也不停地颤碰触到我的身体,让我更加兴奋,于是我决定好好的挑逗她一下,为了不让她发现我不是他老公,于是我把她反过身来,这样我正好可以用我的胸贴着她的背部,然后双手就可以自由地玩弄她的双峰!

    果然朋友老婆刚被我稍加技巧的揉搓了几下就开始气喘吁吁,哼哼起来:「老公,你今天好棒啊,好刺激啊,揉的咪咪好舒适啊,我要你进来」一边说着,一边开始扭动自己的身体,显出很急的样子,我没有响应,只是继续着我的进攻,我将朋友老婆的两只乳房用一只手抓住,不停的按捏,然后另一只手向下摸去,先是轻抚挑逗了一下她的肚脐四面,她马上有了反应,腹部的肌肉有点阵缩紧绷,然后又我又忽然一下子将手伸到她的大腿中间,用整个手掌压住她的小妹妹,她似乎还没有预备,被这样忽然的一攻,整个身体不由自主的颤了一下,顿时本帖子来自-就去干-,我感到手掌上已经沾满了湿粘的液体,原来她下面已经这么湿了。

    我紧跟着,她开始把自己的双腿打开,将小妹妹用力向外挺,身体也不停地扭动,想与我的手掌进行充分的摩擦,我当然不会这么轻易让她得逞,我将手拿开,开始抚摩她的大腿内侧,她显然是十分的受用,刚才腹部紧绷的肌肉也开始放松下来,但又显出十分的焦虑,「嗯」发出发春的声音,我当然知道她的意思,她是想急着我继续抚摩她的小妹妹,但我仍然不紧不慢的抚摩着,从她的大腿内侧到腹股沟,充分调动她身体的每一处性感细胞,每到一处,她的身体都会轻微的颤抖着,享受着。

    「女人最重要的不是真正的xìng交,而是爱抚。」这句话说的真是有道理,正当她享受身体爱抚的时候,我又一次忽然袭击到了她的双腿中间,「啊」这一下显然比刚才更加刺激,她的背不由自主的拱起,我的手上已经被粘滑的爱液粘满了,我顺势进行轻轻的揉动,不停地刺激着她的小阴唇和yīn道口,朋友老婆的唿吸开始变得急促而没有规律,喉咙里发出急促的呻吟。由于爱液的缘故,爱抚十分的顺滑,没有任何的不适和障碍感觉,我明显感觉到她的小阴唇已经充血勃起,像花瓣一样向两边张开,似乎在饥渴的等待着什么。

    这时爱液已经流出很多,加上我的捏搓,开始向下流,我摸了一下,发现下面的会阴部也是粘粘的液体,而且顺着屁股沟流经她的肛门,将屁股下面的被子上洇湿了一大片。我心里暗想,我知道她已经差不多了,我为了不让她发现我,我不敢从正面进攻,于是我顺势将她的腰一抱,提起来,屁股撅得高高的,她非常配合,我基本没有费什么力气,大概这个姿势她们两口子也经常做吧。

    我将我硬得受不了的小弟弟向前的挺,由于淫水非常多,「吱」的一声,没有任何阻碍,整根没入!我靠!真是爽到了极点,我马上有一种想射的感觉,可是我马上控制住了自己的冲动,我插在最深处,按兵不动,然后用手从后面捏住她的乳头,开始揉捏。她显然受不了这样的刺激,开始使劲摇动自己的臀部,而且还不时前后地动着,着真是香艳无比的视觉刺激,雪白性感的臀部和这样的淫声浪语,让我的小弟弟又一下子涨大了许多。

    由于被淫水一泡,加上yīn道肉壁的夹吸,小弟弟开始变得更加粗壮有力,我开始进行原始的抽chā运动,这一招虽然老套,但却是女人最享受的动作,我的小腹不停地顶撞到她的白臀,发出叭叭的声音,加上淫水的非凡的吱吱声,真...声,真是活本色声香。朋友的老婆显然已经非常的兴奋,她的头顶在床上,屁股使劲翘的高高的,还不停的扭来扭去,想努力增加磨擦力,而我却不紧不慢深深浅浅、左冲右突,还不时地以小弟弟为中心作圆周运动。

    我的腰功可是了得,我老婆就十分受用这一招,曾由于这一招兴奋的晕厥过去,果然,我一使用绝招,朋友老婆马上大声的叫了出来,「哎哟,哎哟,老公太爽了,老公你什么时候变这样强」yīn道也明显变得紧了起来,紧紧箍住小弟弟的根部,可是越是这样,小弟弟就越硬越粗,这种感觉真是妙不可言啊,我老婆的里面就不像朋友老婆这么紧,属于「外紧内松」型,而眼前的这个尤物真是个极品,我不由的有点想射出的感觉。